www.wmwm66.com
Advertisement

我的丁字裤

我是王恬竹,今天终于盼到我的婚礼了。

「老公,我准备好了,等等就等你过来了。 」低头看着手机里正民的脸,幸

福的撒笑着。 如今,只要过了这个时候。 立刻就去领证,办婚礼。

心里既激动,又期待。 林诗思没有一天不和正民在期盼与幻想这一天。

看着未来老公英俊的笑脸,我对他的思念,绵密无尽。

包厢内冷气很冷,吹的我两条大腿凉飕飕的,气温下降让我想去厕所。

想说距离很近所以衣服也没换下,批件外套就匆匆去了。

唉,算了,反正不过几步路。

回程的路上突然听到隔壁的房里有奇怪的声响。

冷不防的,突然想到一个标题是:「新娘的偷情史」,吸引了我去。

没想到越读越让我心扉震撼。

「你不要动啦! 快来做啦! 没人看到,也没人在啦! 」

「啊...... 小坏蛋...... 怎么连裤子及内裤都脱下来了......」

「来嘛...... 我的好老婆,你最爱的好想要你喔 . . . . . . 」

「啊... 别这样,我老公快回来了...」

「不会那么快回来啦。 」

「我觉得还是不好啦,乖,听话......」

「不行,我现在就要你。 」

一个女生才停止挣扎与收起惊吓,害羞的点点头

「其实我已经忍很久了,拜托! 现在跟你来一次」

由于手还捂住嘴所以只能发出「呜... 呜... 呜呜呜」的声音

那女生上半身被扒的只穿着薄薄一件短袖T恤,当然是被他毫不费力地脱了

下来,纯白色的蕾丝胸罩也马上就被他解开,豪大的乳房也就弹了出来。 男的一

边吻着女生,双手一边揉搓这对形状完美的乳房。 将他的裤子连内裤一起脱下。

这时画面上只剩一对全裸的男女,只见男人将自己的插入女人的阴道,开始

不断抽送。

「蛙。。。 天啊。。。 」我紧张的捂住嘴巴。

「唔。。。 嗯。。。 」那女生随着男人的抽送,发出细细的呻吟。

「啊......」「啊... 啊...... 啊... 啊...... 啊...... 爽... 啊... 啊... 啊... 啊......」

顿时我感觉我的脸如同那个一样红肿,害羞地逃回我的包厢。

那是一场姿态优美,又极富挑逗刺激的现场秀,让我的身体一阵阵的发热,

分泌出许多,把内裤都浸湿了。

「好激烈阿~」看得我都不好意思了。 我心里暗暗这样想着。

「算了! 时间快到了,赶紧换上我的衣服了吧」

特别穿上准备好的NuBra,想说给老公不一样的感受,特地也准备上专

程买的黑色小丁,原本以为穿起来会不舒服,想不到材质不错,穿起来也挺优的

...... 忍不住有点湿湿的...... 不知道是因为刚刚的养眼秀让我湿湿的,还是因为老

公的弟弟更让我兴奋)...... 让我更湿......

奇怪! 怎一个小丁让我变兴奋,害羞。 我暗自的上演起内心戏。

终于,人生重要的场合开始了。

我穿着艳红色短晚礼服出场,老公正民还夸赞我这件艳红色的服装把气质穿

出来! 肤色衬托的更白皙,浑圆的双肩微露,前胸的衣襟的设计美极了,轻巧的

在颈后系了个蝴蝶结,宽敞轻薄的裙摆开高叉让我身材看起来更棒了,让我又更

开心。

从此,每当大家的目光在我时,我便有一种莫名其妙的兴奋与满足。

更想把他想看的部位,有意无意的稍微露出,好满足我的被心态和大家

的偷窺慾望。

  我想老公一定欣賞我圓潤挺拔的曲線,衣服與身材的線條,算是視覺的衝擊,

也是性感美好的象徵。此時,他就盯著未我的胸部看著呢。我一看到他的樣子,

就知道心裡打什麼主意。

  「討厭,看哪裡呢!」嘴上說著,眼神卻拋了個媚眼。

  「老婆,要不,脫下來讓我看一看吧。」正民哀求道。

  「那不行,回去再說吧,你也太著急了。」我臉一紅。雖然今天要嫁給他了,

但從小嚴厲的家教,我依舊有著大家閨秀的矜持。

  「哎……」他誇張的長長嘆了口氣,把我卻是逗得咯咯直笑。

  「原來這樣真的很好看呢!」我心裡這樣地默默滿意起來!

  玩到後來我們吃完飯,大家開心的喝起酒來,沒想到正民今天酒力真差,根

本喝不了酒,只喝一杯,就在旁邊開始東躲西藏。當有人要「乾杯」

  時,我只好替我婉拒,但那些死黨那裡肯放過他,有個男生說:「你老公就

一定要喝,不喝也行,你替他喝吧。」

  就這樣吵吵鬧鬧中,我替他喝了好幾杯,結婚當天似乎存心要灌他到醉,一

直叫他喝,連最好的朋友與伴郎也沒替他擋酒。

  他喝到頭腦都不清醒。到後來竟然說:「別小看我,我還能喝,我一點也沒

醉……」我就知道他醉了,居然還在逞強。

  一路撐到散場我和他遠到的學長等到計程車來的時候,一樣昏昏沉沉,等到

計程車來到時,已經昏昏欲睡了,是學長把正民推上計程車的。

  這樣一路折騰下來也將近午夜了,正民送上床之後,跟大家道別之後,我似

乎也醉意未退,眼睛非常疲倦,默默地的不知何時睡著在沙發上。

  突然老公醒了,走到客廳來扶我並輕輕地撫摸著我。

  「不要,我累了,不要啦。」我無法思考,閃著身子。

  我看著正民通紅的面容。但是我大腦一片空白,想要反抗,身體卻不聽使喚。

忽然間,他雙手迅速扯下了我禮服的肩帶。一下子,我的胸罩與乳房,隱約暴露

在暗光下。

  「……不行!」我輕叫一聲,扭動著身子,這怎麼行?

  老公沒有給我反抗的機會,摸著大腿與臀部,立刻把玩開來。我一聲呻吟,

抗拒的力量完全消失。老公火熱的吐息噴在自己耳垂上,我感覺軟軟地靠在沙發

上,嬌柔地呻吟著。只能眼睜睜看著他視奸我,在老公的玩弄下,羞澀地展現出

嬌豔的鮮紅。

  「啊……恩……啊……你……太壞了……」我掙扎的扭動,已經是在迎合老

公的動作。文民火熱的眼神與手指在臀溝上上下下滑動。光是喘著氣,屁股擺動

著,就已經感覺下面完全濕透了。

  「阿……不行!」我無力的掙紮著。

  正民緩慢的拉開側邊拉鍊,輕輕掀開胸罩,雙手探索我的奶子,一隻手放在

腰側,另一隻輕托乳房,再將我的小腿倚在椅面、另一枝腿翹掛在沙發手把上,

眨眼間成了淫浪的姿勢!我持續細聲的呻吟著,正民一手忙著掀開豔紅的禮服,

一手推開滑嫩的大腿,細細打量我的薄紗蕾絲丁字褲,看得他猛嚥口水。

  「好美!」正民眼睛睜的超大。

  那黑色蕾絲細目隱約透出我的白膚;往下延伸的亮黑細帶則精準的裹住

  祕密花園,兩旁微微的陷入,更將飽滿的陰戶顯現無遺,縐褶處微濕著透出

水光;老公把我往上半掀開禮服,薄薄的蕾絲黑紗僅能包覆乳頭,桃紅的乳暈像

是在引誘猛男般微微露出,老公忍不住低頭埋進我的跨下,品著我的穴縫;還把

手指輕易撥開我的唇,感覺連周圍與洞口濕透了,裡面的汁液好不沿著指頭還淌

下兩三滴到我的腿上。

  「阿……不行!不可以在這裡」我本能意會到不可以在客廳這樣害羞。

  老公沒有讓她休息,立刻湊了過去,手指玩弄了陰戶。我不禁發出了舒爽的

呻吟。老公用力頂住陰唇,從下往上,中指順著玉洞緩緩滑入,濕黏溫暖的觸感

迅速包覆他的手指,開始輕柔的抽送,同時拇指壓柔軟漸顯露的陰核,加以輕巧

溫柔的騷弄,在陰蒂處停留,靈巧地挑逗了一會。

  我默許下體傳來的喜悅,軟肉開始對手指反應,再次帶出的是陣陣的浪水,

逐漸充血漲紅的玉縫燒起無名的慾火,同時老公又一點一點進攻我的屁股,拇指

撚揉著完全勃起的陰核,靈活的手腕活動,我閉上眼睛輕顫著,喉中偶而發出長

長一聲輕嘆。

  「啊!!!!!啊……恩……啊……」

  當他發現我已經濕了,變的更興奮,手指在我陰唇上來回磨擦,並不時去觸

摸陰核。頓時一股電流直通腦門,不禁全身痠軟,只能閉著眼睛不斷輕喘。下手

不輕不重,弄得我淫水不斷流出。生理上感到很享受,但在我不斷為自己找理由,

羞辱感也減低不少。

  「啊……啊……,別……別……這樣,我受不了了……啊……」

  我已經語無倫次,聲音細若蠶絲,是一種迷離中的呻吟,任何男人聽了,都

會更加性趣勃發,更加樂此不疲。

  紅著臉說:「不要!」

  他用力的將我摟住,吻我的粉頰,輕咬我的耳垂………

  我依然說著:「不要……」

  「啊……」我沒忍住又呻吟了一下。老公繼續往上,直全身毫毛都立起來的

感覺。不知道何時開始邊揉弄我的胸部,邊親吻我的背部,漸伴隨著手的節奏開

始喘息。「嗯……」又哼了一聲,水流了很多,手指動一動就能聽到水聲了。

  正民再也控制不住了,擡起我的屁股,把內褲和絲襪順著一起扯了下來。

  掰開雙腿,對準位置就狠狠的插了進去,如同烙鐵穿奶油般一吋吋毫不留情

插入到底;。緊接著陰莖往前一送,兩人同時發出了長長的呻吟。

  始料不及,被這樣的動作弄得淫叫了一聲,大肉棒在緊窄的腔壁裡面翻云覆

雨。

  「哦……啊……恩……啊……」被老公吻住嘴唇,連聲音都發不清楚。

  「喔……好……好痛快……我美死了……好舒服……哼……」

  正民伸出手指讓我吃,他擎起大雞巴往我的小穴挺刺,感絕拉開陰戶迎合他

的插入,每一次的撞擊都拍出聲音,乳房一前一後晃淫水氾濫到濕溽我的的下體

與他陰囊。

  爽快得酥麻麻,纏綿的叫道:「啊……啊啊……好老公……喔……天啊……

你插得我飛起來了……嗯……嗯……啊……啊……我癢死了……唉啊……我快忍

不住……要丟出來了……」

  插穴的「滋滋」聲以及激越浪叫聲中充滿客廳。

  忍不住洩了一次,雙手無力往後撐在地毯上。

  老公順勢打開雙腳坐下來,扶著我翻面,屁股就順勢坐在他的大腿上,抱住

正民的頭埋入我的兩乳中間,半蹲半坐兩腳跨在他的身上,仰頭享受不同的快感。

  老公抱住我的屁股,積極主動搖擺腰部並作上下運動。

  「好哥哥……嘔……嗯……你可把我插酥了……哼……哼……喔……好美的

大雞巴……你叫我舒服死了……啊……啊……啊……」

  正民雙手旋轉我的屁股,新鮮的刺激再度帶她進入高潮。

  老公陰莖的尺寸帶來的衝擊,與那碩大的龜頭,殘忍地把我陰道撐開。

  粗壯的肉棒摩擦著每一寸媚肉,深入再深入,直搗了子宮口最敏感的部位。

我完全沈醉了,開始慢慢夾緊,收縮,讓肉慾的結合更加緊密。

  「啊……別……別這樣……會被看到……啊………」我開始胡言亂語。

  撲撲,砰砰,肉體的撞擊聲,滋滋,嘖嘖,噴湧的淫水四濺。老公打樁機一

般的動作,不知道多少白色的汁液噴了出來,全身抽搐般的抖動。

  我不斷高潮了,從未有過的高潮,隨著老公不間斷的抽弄,一波波強烈的襲

來。太厲害了,我的意識都模糊了。

  酒醉未退的我,軟軟的靠在正民身上喘息,老公的陽具硬硬的插在我的穴中

顫動,下體儘是淫水,慵懶淫蕩的新娘緩緩睜開星目、口中含糊的說:

  「老公……人家以後每天都這樣會受不了……」

  「好老公,你今天變了個人似的,插得人家好爽,好爽!!…」

  「疑!!誒???……」

  瞬間和他四目相接……我不禁滿臉驚慌失措,一句沒有講完的淫語吞了下去,

急於急著掙脫,但我仍虛弱著,他緊抱不放,我緊張地雙手搥打他的背,卻分毫

不能離開緊箍住的身體。

  「不行!」

  「不行!不行!不行!」

  巨大陰莖仍插在肉洞的實在感並未因矛盾減退,由於下體的掙紮更讓快感如

漣漪四處擴散,掙紮的摩擦又讓騷水泊泊向下涎流;

  我緊張得大叫:「學長!誒???……放過我吧!我們不能再錯下去……」

  「不行!」「不可以在這裡!」我擔心的亂喊。

  學長故意說:「你剛找我可不是這樣的,還說只要弄的爽,怎麼玩都可以?

全是酒後的胡言亂語嗎?」

  頓時失去自尊的羞辱感讓我不曉得該怎麼辦?後悔剛剛的投入,想到投入就

想到剛才被插入的舒爽是前所未有的,可是學長怎麼會這樣插我?

  哎呀!怪自己喝多了。

  「學長,請你放過我……」

  滲雜著矛盾的情緒,我萬萬想不到下體含住的並不是老公的雞巴,快感一直

沒有停止的從緊緊插入的雞巴傳出,這樣掙扎的結果,反而讓插在穴中的堅挺雞

巴持續堅硬。

  我驚厄的叫道:「學長,請你放過我……」持續的哀求著。

  學長不帶表情的說:「剛才的你可不是這樣說的喔……」

  我根本羞慚得抬不起頭來。

  「身體的你可是誠實的喔……」

  「要我放過你可以,只要把你剛才淫叫的話再說一次我就放過你……」

  嘴巴上邊說,學長的肉棒可一點點都沒有停止,身體的自然反應讓我懊惱,

心裡存在一絲絲希望,羞赧的說:

  「好!我說,那……啊……啊……嗯……你要……你要放過我……喔……學

長……啊……啊……你……啊……你壞人……啊……」

  學長還是勁兒插我的小穴說:「你講的和剛才不太一樣……」

  我喘噓噓的叫聲連連哪裡有辦法思考:「唔……那兒……那兒有甚麼……啊

……啊……不一樣……學長……嗯……插我……啊……用力……啊啊……我美死

了……啊……學長……啊……啊……」

  矛盾的我本來萬般不願開始浪叫,怎奈淫慾讓自己自然發出淫啼,為了掩飾

自己因為爽快而浪叫,裝成答應學長的要脅。

  學長輕輕抖動肉棒,我實在忍不住馬上敏感的嬌喘連連。

  「這樣吧!只要能讓我盡情爽一回,今晚的事我們就完全忘記,如何」

  矛盾的我也只能進退兩難,但一次是錯,兩三次也是錯,春心早已動搖,只

是不知該如何找台階下;學長故意把大肉棒拉出八成,我居然下意識把下體迎上

去,這動作又帶出一大灘淫水,不由得的看著巨大陽具插在細窄洞口淫靡的景象;

  學長意淫笑著:「還騙我?我看你還不夠爽呢!」

  我仰著頭不好意思面對學長,學長又故意把雞巴拔到幾近拔出,我又下意識

用下體緊密的壓低不想要他拔出,我低下頭來,學長要我好好看著大雞巴插入自

己浪穴的淫穢景象。

  「好害羞,為甚麼會……」

  「不可以!」

  我能感受到蜜穴裡面的淫水越來越多,抽插越來越順暢,現在卻開始像是真

的在交歡著一樣。

  學長說:「你剛剛叫的不符合標準,是不是很想被插,故意叫錯?看你的小

穴爽得一點也不肯離開我的雞巴……」

  「不可以在這裡!」「不行!老公在裡面……」

  在陶醉在性交快感中的我終於軟化下來,又羞慚又爽快的說:「嗯……學長

……啊……啊……你……就不要再羞我了……你真的插我……插我……啊……插

得很爽……啊……我都……啊……依你就是…」

  學長得意的吻著她的胸,由於坐姿的關係,雞巴只能作小幅度抽插,但是被

雞巴根處頂住陰核的我,我的淫水直淌爽聲不斷。

  「……可是……」在他淫蕩攻擊下,我呼吸喘急,語不成聲。

  學長似乎不願放過這樣的機會,略微分開身體,讓我持續看到插入自己被牠

的肉棒羞辱,緩緩的一進一出,自己花瓣上的嫩肉隨著翻進翻出。

  肉棒用力再度插入我的肉體內,那種姦淫的美感我忍不住,圓大的龜頭一馬

當先,直沒入肉洞半截,過度的充實感令我淫『噢』一聲,陽具入穴後把兩片滑

濕的陰唇撐得內翻,令淫癢的肉穴不住吸吮著堅硬的陽具。

  學長說:「今晚餐桌上你不是急於展示你的胴體嗎?」

  我非常委屈猛搖頭。

  「不行……」

  「在你睡倒時大剌剌分開你的淫穴卻無動於衷,想必你常常做這動作?」

  學長邊說邊抽送,即使不願承認當下的淫蕩,但是被幹住的美穴卻又分泌更

多的淫水。

  「不行……」

  身體的反應讓我實在沒辦法多想,身體每個敏感的點都被觸摸著,被弄得很

快又達到了頂點,浪洩出更多的陰精。臀部不停往後抖動,模樣一定淫蕩不堪,

嘴巴深處呵呵出聲。

  「嗚…嗚…嗯…」

  我拚命忍住,壓抑自己的聲音在快樂的肉體激情之中。

  皺著眉頭,屏著呼吸,好久才發出一聲較大的呻吟:「啊~~~~」

  「啊………快喘不過氣了…啊…啊……好爽…啊…不行了…啊……吸不到氣

…啊……不要了…啊……太刺激了…啊…啊…不要了…要死了……」

  我像是一條離開水面的魚,張著小嘴,死命的呼吸。

  「啊…啊……好舒服…要死了…啊……天…啊…爽…啊……」我沒命似的浪

叫,淫水不停的溢出。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我已接近嘶喊,完全說不出話來,那快

速抽差帶來的快感,像是萬箭齊發般的衝擊我每一個毛細孔,」啊……停…啊…

不…不…不…行…啊……死…死了…啊……天…啊…啊…饒…饒…命…啊……

「對今天特別敏感的我,這快感實在太強烈了,強到心臟都快負荷不了,只好乖

乖討饒。

  我只好放棄抵抗,任由學長抽插,學長用盡最後一分力量,幹到整個癱軟無

力的躺下來,雙腿分開無力闔上,她又洩身兩次,地毯上濕潤一大片。

  學長慢慢的從穴裡抽出陽具,直到僅剩龜頭在裡面。然後我再次用力快速的

插進去,一直插到花心!

  「啊…嗯…」此時才會難忍的哼出很大聲音來。

  「啊………啊……插…插了…啊啊……啊……啊……」

  我反抗無效,心裡也明白,今天是逃不掉了。屁股還不自主的擺動,在迎合

學長的雞巴,白痴也知道我已經軟化了。於是學長緊緊抓著我的腰,先將雞巴用

力一抽,留個龜頭在洞口,再狠狠地一插,直抵花心,強烈快感直衝腦門,讓我

差點昏死過去。

  如此連續幾下後,瞬間加快速度,在我濕潤的陰道瘋狂進出。一轉眼又插了

六、七百下,干的我淫聲浪語,紛紛出籠。

  「啊…啊………啊……啊…啊……慢…慢一點…啊……啊啊…啊……」

  原來學長性能力十分驚人,插起穴來像是個打樁機一樣,速度絲毫不會變慢。

而且他有異乎常人的持久力,也懂得利用技巧,如何讓雞巴插的最深,如何以各

種角度去讓獲得最大快感。

  「啊…啊………啊…啊………啊………啊…啊……」

  像機關槍一般,小腹撞的我渾圓細嫩的屁股「啪啪」作響,奶子隨著抽送前

後激烈搖晃,我不知流了多少淫水,只依稀聽見每一下抽送,都會發出「噗嗤噗

嗤」的水聲,沒多久,我的陰精再次狂洩而出。

  我耗盡體力且酒醉未散,雖然被插著,不知何時昏睡過去。

  這個清晨窗櫺上有鳥兒吵吵鬧鬧,天已亮。

  天啊!!學長還趴在她身上睡著,就讓雞巴留在我體內…………

  驚醒來,裸露身體張大雙腿癱在地毯上,我不敢稍動,壓著我的男人猶仍睡

著,男根雖然萎軟,但卻不是全然氣消,龜頭還留在自己的穴中,經過休息後頭

不再痛,靜靜回味昨晚自己被姦淫時,自己放浪的表現,羞慚得紅透臉頰,身上

的男人竟然把自己搞得欲仙欲死,這種被姦污經驗是不曾有過的。

  學長慢慢醒過來和我面對面,我們兩個都不好意思的轉頭,清晨醒來男人的

生理反應讓雞巴漲大,留在濕熱的美穴中舒服死了,我嬌羞帶笑看著他道:「昨

晚欺負人家還不滿足?現在又來?」

  學長有些忐忑不安緊憋的心突然鬆懈,看起來有點後悔衝動,鑄成大錯,佯

裝不懂,我說:「哪兒有?這是男人正常的生理反應而已。」

  居然趁著含著雞巴的穴汨汨出水,學長又不客氣的頂插,根根見底,直插讓

直達深處。粗大的龜頭慢慢地撐開我緊嫩的洞,當龜頭沒入嫩壁的一剎那。

  學長緊抓著我的肩往前一挺,大肉棒兇猛地搗進了陰道,直抵我的花心。

  隨著活塞運動,交合處發出「啵滋!啵滋!」的聲響,和著我「嗯……嗯…

…唔……唔……啊……啊……」的呻吟。

  忽然從主臥室傳出馬桶沖水聲……我和學長煞時停止了動作,不管淫水直流,

迅速的翻身起來。

  我原本只掀起的紅色洋裝,站起來後望下放,遮蔽好深怕被發現。

  老公瞬間開門而出。我裝著嗲聲嗲氣說:「老公!這麼早起來?不多睡一會?」

  正民滿臉疲憊,邊打哈欠邊說:「我被肚子痛醒過來,看不到你才出來找,

既然你這麼說,那我再去睡喔?」

  學長默默到沙發上坐下來,正民也在對面坐下來,並吩咐我泡茶。對於學長

瞬間穿褲子的技巧,讓我感到佩服。

  腦袋有點空白,只是下意識與老公、學長有一句沒一句的亂聊。

  不過下體的毛亂著,水也還濕潤著,真的無心好好關心老公是否肚子疼還是

在聊些甚麼。

  只喝完兩泡茶,正民肚子又鬧痛,直奔廁所,學長和我有默契的跟到一旁關

切問候。

  臥房浴室門邊的學長似乎早受不了刺激,大膽拉下拉鍊騰出雞巴,掀開我的

裙子,從背後突擊,我大吃一驚!感覺到學長龜頭蠢蠢欲動,拉下內褲,將膨脹

得變形的肉棒,頂在雪白的屁股上。從後邊,我正滴著淫液的秘洞暴露在他淫光

四射的欲眼下。分開大腿,擺明了要讓我更容易出入。

  學長淫賤又泰然自若地將龜頭頂在洞口,按住我的屁股,深吸一口氣,慢慢

向前挺進。但不敢叫出聲,我趴在床沿任他插入,一種偷偷摸摸的刺激讓我又緊

張又興奮,未乾涸的淫水潤滑下簡單輕易插入穴中,已經儘量小心了,還是發出

交合聲音,就隔著一個浴室的門牆,爽快得幾乎融化,忘情又惦掛的被幹插。

  不敢叫出聲音的我,閉口悶哼……不時的大口長噓。

  「…哼………哼………哼……哼……哼…哼…」

  一來一回都微微拉扯著肉壁,這是從沒有給予過的充實感和滿足感。

当他的在内一进一出之间,同时也会溢出更多的 ; 互相摩擦的

耻毛,宛如火上加油,让我俩的情欲更加高涨。 的「啾啾」声,令房间充斥

着淫欲的味道。

短短时间内,我又再度高潮了。 高潮后的我,满脸红潮小嘴微张,雪白的胸

部上下起伏着,学长接着举起我两腿,一面亲吻我的脚指缝,一面徐徐的抽送着

我的。

「唔... 唔... 嗯... 唔... 啊... 唔... 唔... 啊... 啊......」我大力的喘气,放浪的呻吟,

一阵阵快感流窜全身。

我们激烈的动作,使到五尺大床,摇动得很厉害,极度的快感,使到大量的

涌出来, ' 吱吱,吱吱 ' 的淫声,急促的喘气声,荡人的呻吟声,房内

充满,昀气氛。

润滑后的粗得青筋纠结,前的在已流出透明滑液的膣口涂抹,

淫湿的蜜口流出的滑液,已经把阴道润滑得足以容纳粗长的男茎咨意进出。

他每一下撞击,都令我异常兴奋,更加速流出,他看到我如此陶醉的表

情,不只增加力度,更加速。

我浑身又热又痒,像千万只蚂蚁在爬,顾不得自尊心,转头开始哀求。

学长像只出闸猛虎,疯狂的,弄的水花死四溅。 学长双手抓着我的,

快马加鞭的一阵,干的我乱七八遭。

这样既紧张又刺激的,快速磨擦下体,学长忍不住就射了发射大量的精

液,浑浊滚烫的全射入她的,我的不停的抽搐,我仍前后猛摇屁股。

利用学长泄完却还膨胀的鸡巴磨擦,贪婪得想要回味在回味。

学长拔出鸡巴时一起带出许多透明黏液,老公冲水了,快速抽取几张卫生纸

捂住下体,学长急往垃圾筒一扔!!

接着故事就结束了,但是我的T字裤呢?

Advertisement